樹子苦瓜上桌囉.jpg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一開始,究竟是哪個傻瓜想到要把苦瓜這種植物變成食物的呢?又是哪些傻瓜會喜歡吃這種東西呢?

     小時候的我,經常對著面前一坨不吃完就別下桌的苦瓜,帶著比苦瓜還苦的臉,一面懷疑自己是不是爸媽親生的,一面思索這兩個問題。

     全身凹凸不平的節瘤,不但沒有香氣,入口還一股嗆人的苦味,怎麼看都覺得這東西實在無法討人喜歡,就算它有上百種好處,大部份人都還是對它敬而遠之,就像天生長得顧人怨的小孩,再怎樣優秀乖巧都很難得到人們的疼愛。從我開始擁有選擇食物的自主權後,就一直跟苦瓜保持著安全距離——至少要有一條手臂加上一雙筷子那麼遠——直到二十歲出社會為止。

   

     那是一個特別忙碌的日子,下班後,老闆帶著我們一串菜鳥,到信義路與敦化南路交叉口附近一間名叫「談話頭」的湖南館子吃飯。一向以美食主義著稱的老闆,不用看菜單就指揮若定的點好了菜,接著一道道佳餚就像變魔術般上了桌,在我還來不及反應之前,一盤苦瓜就來到了我的面前。這裡的苦瓜看起來和我所熟悉的那種苦瓜不大一樣,切成條狀滷得透亮,全身散發出誘人的褚紅金光,非常漂亮。但苦瓜終究是苦瓜,我決定還是遠觀即可。

 

     可是……唉!說時遲那時快,非常疼惜我們的老闆用極為熟練的筷法,飛快的將幾條苦瓜一一抛入每個人的碗中,口中還介紹著:「這家苦瓜一定要吃吃看,特好吃!」我瞪著非自願飛入碗中的苦瓜,想著剛進公司沒多久的我有沒有那個膽子不吃老闆挾給我們的菜。身邊的同事們一一就義了,竟然還有人喊道:「好甜噢!」有沒有搞錯?苦瓜好甜?你會不會太狗腿了一點?

 

     不過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,因為轉眼間整桌人就只剩下我的碗中還躺著苦瓜了,在眾目睽睽下,我發現要不要為五斗米吃苦瓜已經不是我能決定的事了。當下只得閉上雙眼忍住淚水,深呼吸一口後快速把一條苦瓜丟入喉頭深處,希望它趕快囫圇溜下去就好了。就在這個時候,奇蹟發生了!我所等待的苦味並沒有傳上來,反倒是一種甜滋滋的香味在口中漫延開來,這盤苦瓜真的是甜的!

 

     不只如此,滷得滑潤透嫩的苦瓜一入口,一股甜甜鹹鹹的香氣立時充塞於舌間,雖然入口即化卻是口感俱在,絕非軟爛之作。那天我吃了比一輩子加起來還要多的苦瓜,並且暗暗在心裡流下一滴感動的眼淚:原來苦瓜也可以不苦,而且還可以這麼好吃。

 

     這盤苦瓜開啟了我的烹飪之路。從那以後,我就為了尋找能做出如此好吃苦瓜的方法而努力著,時至今日,我雖然還無法做出那樣讓人流下感動之淚的苦瓜,不過倒是找出了幾個取巧的辦法來讓苦瓜不苦。比如說烹煮之前把切好的苦瓜放入濃糖水中滾至苦瓜呈半透明狀,再做正式的烹調;又或是把苦瓜燉到熟軟,這時湯汁會苦,可苦瓜本身就不太苦了。 

  

     我不知道這樣是不是合乎正統的烹調原則,不過我家的餐桌上自此不再有人像傻瓜般瞪著苦瓜苦苦思索,久久無法下桌。

 

 

本日菜色-香燜樹子苦瓜

材料

苦瓜中型1條,香菇醬油2大匙,糖1小匙,天然蔬果調味料一中匙,蔭樹子(破布子)1大匙,薑片及辣椒片各少許

 

樹子苦瓜的材料.jpg

作法

1.     苦瓜洗淨對剖,不去籽直接切成3大段。

2.     鍋中入油1中匙以小火燒熱,下薑片及辣椒片爆香,下苦瓜以小火煎至略呈金黃。

 

下鍋快炒.jpg

 

3.     加入香菇醬油、糖、天然蔬果調味料及蔭樹子,稍稍拌勻後加1碗水中火煮滾,蓋上鍋蓋燜至苦瓜熟軟並收汁入味,即成一道下飯的好菜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laceclaudia 的頭像
placeclaudia

珂蘿荻亞的布魯柏森林

placeclaud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