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明說好了,房價多付100盧比,就提供發電機發電,可現在才9點剛過,所有的電器用品就像說好了似的瞬間熄止,我們頓時陷入一片墨黑中。旅行日記才寫到一半,相機鏡頭正在清理,兩個人都還沒有洗澡,沒電怎麼成?

   在黑暗中摸索著開了門,想找老闆商量商量,但才踏出房門走入庭院,我們就完全忘了出門來是要做什麼。在星月的微光下,數不盡的點點螢火在眼前閃爍飛舞著,輕輕一伸手,就能握得一星光明。我們走入這螢火蟲建造的光之城,像孩子般的雀躍歡欣,追逐蹦跳。

   抬起頭再望遠一些,可以看到前方閃著另一種搖曳暈黃的光,吸引我們走過去,欣喜地發現那是幾座克難的小攤子,攤子上點著小小的油燈,賣的是炸餅、水果、浸在水桶裡的冷飲,和水煮蛋。我們點了兩顆蛋,矮小的老闆快手快腳地剥了殼,用泛黃的報紙包起來交給我們,6盧比。我們就著報紙,邊吃邊走回螢火點點的小旅館,感到無比幸福。

   在城市中待了太久的我們,在這樣的黑夜裡,找著了失落在遠古的寧靜喜悅。

   這裡是吠舍離(Vaishali),一個旅遊書上不會介紹的,遠離塵囂的佛陀聖地,在印度。

 熟年誌NO13-P118  

   我經常在不經意間,想起印度的種種。清晨金黃的陽光、炸著什麼的小攤子、鄉間小路的飛揚塵土、甚至是柴油燃燒的氣味,都會引我想起這個國家。奇特的是,每當這樣的時刻,浮上腦海的都不是世界聞名的古蹟城堡景點,而是一些你以為已經遺忘的,微不足道的小事情。

  

微小的事

   我們初次履足印度,是為了朝訪佛陀聖地。我們沈浸在佛陀出生地藍毗尼(Lumbini)的寧靜,見證了菩提迦耶(Bodhgaya)正覺大塔的壯麗,鹿野苑(Sarnath)達美克塔(Dhamakh Stupa)的懾人,與吠舍離阿育王石柱的震憾。然而當我回想這趟旅程時,首先出現的畫面永遠是在沒有電力的吠舍離,與那樣多的螢火蟲和那樣原始自然的生活相遇的情景。

   而當我想起建於11世紀,著名的性廟卡修拉荷(Khajuraho)遺蹟時,那些曼妙精美的仕女雕刻,和令人臉紅心跳的性愛石雕會掠過心頭,然後記憶會停駐在我們搭著顛跛的巴士,左搖右擺越過鄉間土石小路前往卡修拉荷的途中,車子停在一個不知名的路邊,車掌下了車,走進一間小小廟宇,車上的人們如同出遊的小學生一般,全都伸長脖子往外張望,不一會車掌回來了,手上捧著什麼,一一發給大家,我們也得到了一份,是幾顆糖豆。「The gift from God!」車掌對我們說。原來是小廟祭祀過的供品,是祈福保平安用的吧!

   或者是我們造訪世界文化遺產艾羅拉石窟(Ellora Caves),其中建於8世紀的凱依拉薩(Kailashnatha)神廟,是耗時150年,由整座山岩由上往下鏤空鑿建而成,鬼斧神工令人震懾。但更清晰的畫面,卻是在路邊草叢間,目睹母羊產下小羊的動人過程,而羊兒的主人就負著手站在一旁,輕鬆自在的態度彷彿在說:「這就是生命啊!」而當我們因此耽誤了時間,差點趕不上巴士時,一台小卡車停下來,熱情地邀我們上車,等我們坐定了,一車子的人就對著司機喊:「ChaloChalo!(走了!走了!)」Chalo於是成為我學會的第一句印地語。

   加爾各答是我們鐘愛的城市之一,那兒有館藏豐富壯觀的印度博物館,可以逛一整天。跳上電車,可以到達文藝氣息濃厚的泰戈爾故居,除了遙想文學巨擘的生活,還能透過耳機聽泰戈爾吟唱美麗的詩歌。那兒有德瑞莎修女的教會及安息地,讓人們在寧靜的氛圍中學會感恩與奉獻。然而我們心中最鮮明的加爾各答,卻是新市場(New Market)裡堆疊整齊色彩鮮豔的蔬果,和深夜裡一個個裹著薄毯躺在大馬路邊自在熟睡的人們。

 

從加爾各答到瓦拉那西

   如果說加爾各答是落沒的貴族,首都新德里就是現代新貴了!寛廣整齊的道路,高聳時髦的建築,讓人以為已經離開印度。來到這裡不吵架是不行的,有太多的人想從觀光客身上賺取超過他們應得的報酬,所以大部份的人都只把這兒當做轉運站,往東南走到阿格拉(Agra)看泰姬瑪哈陵(Taj Mahal),或是往西南走到捷浦(Jaipur)逛市場順便逛風之宮殿(Hawa Mahal)。我們最喜歡的,則是往東北走到恆河上游的哈里德瓦(Hariwar),看人們在清澈寒涼又湍急的河水中沐浴,然後在傍晚參加一場動人心魄的油燈祭典(Aarti)

 

   我們從來沒喜歡過新德里,直到有一天我們越過那條無形的邊界,來到舊德里,找到我們熟悉的印度――藏在尋常巷弄間的千年古蹟,隨意出沒的牛隻,還有當我們停在紅綠燈前,二隻大象緩緩走到身邊,跟我們一起停著等紅燈。

   另一個盤踞記憶的美麗城市,叫做瓦拉那西----一個綿延在恆河邊上的生死之城。在這裡,可以搭著小舟輕輕盪在恆河的濁流中,看著河邊上演一幕幕人間悲喜劇。這一頭有人在河中沐浴祭祀,另一邊就有一堆堆葬火忙著吞噬已上天堂的軀體。然而我們更喜歡的,卻是鑽在河岸上錯綜複雜如迷宮的小巷弄中,準備邂逅一場自家庭院中舉辦的小型火祭,或是突然出現的色彩麗的小神廟,無處不自在悠遊的巨大牛隻,還有那一口巨大深邃如要將人吸進去般的神秘方井,以及盪舟船夫坐在家門前,叨著紙烟望著遠方的疲憊眼神。

 熟年誌NO13-P120   

   既悠遠又現代,既壯麗又髒亂,既偉大又平凡,既可愛又可恨,要說印度是說不清的,你得自己去到那兒,才能稍稍窺見她的樣貌。雖然充滿了矛盾,但是,愛上印度的人,就會愛她一輩子,每隔一陣子,就會想再回到那摩肩擦踵亳無秩序的街道,會想念街上來來往往的,穿著彩色沙麗如火焰般美麗的女子們,會想念那隨處可見的小神廟,和一場又一場既熱閙又神秘的迷人祭典,會想念那站在曠野中,時間停滯的壯濶史蹟,和回歸自然原始的鄉間生活。這樣的想念會如同旅人歸鄉的心,吸引人們一次又一次回去。

 

   但是,真正吸引人們的,究竟是什麼呢?這說不清楚的思念,或許才是印度真正迷人的地方吧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laceclaudia 的頭像
placeclaudia

珂蘿荻亞的布魯柏森林

placeclaud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