終於,在上週末,

看了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 

首先,我想說,如果你想看的是一部冒險刺激的海難求生片,那麼很抱歉,你恐怕走錯放映廳了,海神號是在隔壁廳,現在離開還來得及。

然後,我得說,就如同它的原著一樣,這是一部可以改變生命的電影,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漂流在無邊大海的一葉小舟,我們都只能靠自己一個人,除了隨順水流,我們並不能掌握什麼。

有的時候,日子是風和日麗,平靜美好,有的時候卻是驚濤駭浪,電閃雷擊。我們只能接受一切,努力活著,並且成就屬於自己的LIFE OF PI請容我把它譯為,沒什麼道理卻能稱之為圓滿的生命! 

我想說我們每個人的心中,都住著一頭理查帕克,一股可以輕易吞噬掉我們、同時又能使我們努力活下來的力量,它的學名叫做恐懼!

是啊!恐懼可以在一瞬間吞掉我們的意志,但也可以在同時激發我們的求生本能,是生是死,要看我們是決定面對它,訓練它,駕馭它,讓它成為生存的力量,還是逃避它,壓抑它,除掉它,然後連自己一起殺死! 

這不就是理查帕克存在的意義嗎? 

然而,要駕馭理查帕克談何容易?我們得了解老虎的習性,我們得知道馬戲團裡馴獸的方法,也就是說,我們需要科學與理性的思維。可是同時,我們又需要一些信心,一些勇氣,一些科學與理性無法給我們的力量,我想那叫做信仰! 

於是我們明白,科學與信仰,理性的爸爸與神性的媽媽,從來就不是衝突對立,祂們必須攜手合作,才能成就我們以為無法成就的事。  

那麼狐獴島又是怎麼一回事?充滿了可愛無害的狐獴的漂浪小島,可以提供我們衣食無缺、安逸舒適的生活,卻無法給我們奮鬥夢想的可能,「我的人生就是這樣了嗎?」我們都曾在生命的某個階段;通常是生活平穩未來看不到變化的那個階段,發出這樣不知是無奈還是絕望的悲嘆,那個階段,就是狐獴島。 

於是我們了解,比生死難料的漂流更恐怖的是,沒沒無聞,沉默安靜,無人關心,無人記得,彷彿不曾存在過那樣的死去。多麼悲哀的生命啊! 

最後,還有另外一個故事版本,一個比較合理,卻比較殘忍的故事。原作者和李安導演都問了:你比較喜歡哪一個?然後李安導演回答了:喜歡有老虎的那個版本?那麼你是跟隨神的! 

是啊!如果我們願意相信,人可以憑著努力和信仰,馴服自己的軟弱與恐懼,度過不可能度過的難關,那麼光是這份信心,就足以讓我們生活在光明中。你要說這是神蹟我也不會反對,畢竟所有的神蹟,不都是不合情理但充滿驚奇的嗎? 

如果你選擇相信另外一個,比較合理但比較黑暗的版本,那麼或許表示,你相信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,我們必須激發自己內心的黑暗面,靠著人吃人才能存活……那麼,我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! 

說了那麼多以後,我卻突然覺得,其實我什麼都不該說,因為一旦我說了這樣,就漏了那樣,再怎樣周延繁複的文字,也無法完整盡訴心中的感受。再說,這所有的一切想法,不過是我自身生命體驗的反射罷了!又怎能代表什麼? 

所以,不如讓每個人自己訴說自己的故事吧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laceclaudia 的頭像
placeclaudia

珂蘿荻亞的布魯柏森林

placeclaud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