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wali.慶典上的人群.jpg

攝影‧WENER    來源‧印度謎城--瓦拉那西

 

Come Dancing

   

        現在再回到加爾各答的街上吧!在經過好幾座臨時神壇後,我們本來已為這就算是有看頭了,沒想到後來街上竟出現了一座小舞台,上面有一個樂隊和一個男歌手,正忘情地嘶吼歌唱著。誇張的是,底下排的位子全坐滿了人,還有許多沒位子坐的索性就站著,每個人都如痴如醉,隨著音樂盡情晃動,把馬路兩旁塞得像廟會。 

 

       有沒有搞錯?半夜一點了耶!這些人都不用睡覺的嗎?還是他們其實都是一年前躺在地上無家可歸的遊民苦中作樂?而我們的司機,竟然也大剌剌的停在路中央,興奮地打著拍子,儼然一副如果我們不反對,他們就準備先樂上一陣子再說的樣子。 

 

        老實說,這實在是一個非常吸引人的場景,許多背包客甘願以近乎自虐的方式踏上印度這神秘的國度,為的不就是這不可思議又炫人耳目的一幕嗎?可是我們不能停下來,坐了一天飛機,我們都累癱了,心情又一直處於緊繃的狀態(原本以為聯絡好的旅館竟然沒有派車來接我們,該不會連房間也沒有幫我們張羅吧?)這種時候實在沒心情、也不適合加入狂歡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 於是我用英語催促了幾聲:「OKLet's go」沒想到我們的司機竟隨著音樂轉過頭來,咧開嘴邊笑邊唱得正開懷,肩膀跟著節拍一左一右一前一後用力甩動,雙手手指還打著指節發出響亮的嗒嗒聲。看來印度的人們就和被舞弄的蛇一樣吧!一聽到音樂,就會不由自主晃動起來。我們的司機玩得可開心了,英語功能在狂歡氣氛下顯然已經完全失調。既然這樣,就只好由我來打開我的Hindi語功能了! 

 

        是的!是的!既然要在印度走動,沒學個兩手怎麼行?於是我使出我的看家本領,用Hindi對他們說:「ChaloChalo(走了!走了!)前座的兩個人當場嚇了一大跳!這個女人竟然會說印度話,恐怖恐怖!(從他們驚嚇的眼光看來,我不禁要懷疑他們剛剛是不是有用Hindi駡我們)不論如何,這個單字發揮了極大的效果,司機飛快的發動了引擎,乖乖的重新上路了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 又繞了一陣無人小徑後,終於到了New Market附近,這下我們認得路了,在我們比左指右的帶路下,終於到達我們的預定旅館——C.K.T Inn!去年我們曾在這兒住過幾天,雖然不是什麼值得懷念的下榻處所,至少是我們熟悉的環境。下了行李,一路上跟著不知道要幹啥的掮客這下開始了他的工作,不斷叫我們多給些小費。實在不想讓他不勞而獲,又怕他死纏爛打,乾脆叫他幫忙搬行李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 那傢伙愣了一下,勉為其難的接過了大背包。看他嘴巴能說會道,手上卻半點力氣也不肯出,顯然是平常沒做什麼粗活的樣子,屈屈一只背包怕要重死了他!還是Wen半拖半拉的幫忙才抬上樓。下了行李後給他10RS(盧比),他竟然還嫌少,遲遲不肯接,口中叨唸著要50盧比!哦!又來了!不!只有10盧比,要或不要!「20盧比!女士!20盧比!」我一面作勢往門內走,一面跟他說要就拿,不要就拉倒!他最後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收了走人。 

 

       終於……旅館了!老闆還記得我們,記得台灣,也記得九二一地震,說他召集員工看了好幾天的電視新聞——我看他唯一不記得的就是我的傳真訂房和機場派車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 啊!不論如何,安全、安定的感覺又回來了,進了房間,洗了澡,熱呼呼的水在這樣的印度深夜顯得格外珍貴。當然啦!還是比不上舒適的家,才剛離家,對房間的品質還是很挑剔,不太滿意,不太習慣,已經是第二次來了耶!我甚至覺得比第一次來時還要不習慣,這或許是因為去年來之前是作了最糟糕的想像,因此真的面對時反而覺得還好,但這次已在家中養尊處優了一年,又出了書,老跟人家介紹印度的好,可能這樣反而心理準備有誤差了吧!幸好我們都很累了,好好睡一覺,明天,就不一樣了!

終於到了......\ ^ o ^ /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laceclaudia 的頭像
placeclaudia

珂蘿荻亞的布魯柏森林

placeclaud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